鼠上周来找过我,星期六,没有提前告诉我。

自从他上次回来之后再也没去非洲,可能是因为眼睛的毛病,也并不适合继续在矿井里工作。

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左右,他告诉我:“羊,我在你家楼下。”

我匆忙披上外套,抓了一把伞跑了下去。电梯开门的时候,我看见鼠靠在对面墙上,嘴里咬着一支烧了一半的烟,头发湿淋淋的,不经意间滴下来的水,使他的眼睛不自然地眨了一下。

我走过去拍了拍他衣服上的水,他扔掉烟头,走进电梯的时候回过头来说:“打车来的,所以淋了一点雨。”

进屋以后,我给他递过一条干毛巾,他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放在茶几上,擦了擦头发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也没什么,想着周六,你肯定还没睡。”

“所以就突然跑来见我?”

他突然靠在沙发上,从眼角滑下来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。他没有去管它,只是问我为什么二十七八了还不谈恋爱。

我不知道从何说起,恋爱是比科学还难的难题。谁不想下班回家的时候能随心所欲的玩耍或者休息呢,谈一场恋爱,总归会剥夺一部分属于自己的时间。

他失恋了。

在热恋的时候还曾带着琳来找我,喝得烂醉的时候还劝我谈个恋爱,然后结婚。

“突然来找你——也没啥事。”他重新点上一支烟,“其实很多天了,但一直绷着,很奇怪,突然就绷不住了。失恋,你理解得到吧?”

“为什么分手?”

“成年人的世界,难道是因为爱吗?”

“嫌你穷?那当初为什么和你在一起?”

“不知道,可能是因为她之前没谈过恋爱吧。”

“什么狗屁逻辑!”我起身去冰箱里拿来啤酒。

他接过一罐,打开之后放在了茶几上,像是自言自语了一会,大概意思就是自己蛮想结婚的,因为不想看到家人每次都是失望的眼神。胡言乱语一堆之后,又说他本人其实不太想结婚,生活已经很难了,婚姻本身也令人绝望。

但是看起来,他应该是想通过婚姻关系来维持一段感情,因为恋爱会分手,但是婚姻相对而言更牢靠。
他从茶几上拿起手机,给我看了他们最后的聊天记录。

聊天记录

“她或许只是希望用这种方式逼我离开,因为她知道我没钱。”

“可是这很正常啊,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跟你在一起,总要生活的吧。”

提到小孩子过家家,他跟我说起来他的初恋:“她提起我,就是无尽的恨。说我当时读书的时候,她来见我之后,这么黑的天都不送她一下。但是很奇怪,我对她的记忆都是美好的,像童话故事一样。”

“年少的爱情,哪有什么责任的意识,都是只顾自己的感受。”

“那你觉得,如果突然有段爱情降临,你能做得很好吗?”

我仔细想了想,这好像是我从未设想过的提问。自从大学以后,我再也没有正儿八经谈过恋爱,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去爱人的能力,也不愿意再一次吃爱情的苦。所以当他告诉我他们分手是因为他没钱的时候,我能理解,但却无法感同身受。

我把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里,它却从垃圾桶边缘一跃而起,砸在地上,哐当作响。我没去管它,在思考问题的时候,被遗弃的易拉罐并没有什么优先级可言,我随时可以去捡起它,甚至不再管它。除了哐当一声,他也不会抱怨,不会难过,因为它不会吃爱情的苦。

“如果是现在,我有五成把握。十年前,我会觉得自己有九成。”

鼠诧异地盯着我,似乎是因为思考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发表了他的疑问:“不进步反而退步了?”

显然他没有理解我的意思。人在长大以后,不是越来越不懂得如何去爱,而是越来越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并不一定能真正做好,因为他们会越发明白自己的缺陷,在恋爱中的不足,自私,轻浮,猜疑,强烈的占有欲。

“因为年轻时候的爱意是不成熟的。”

“可我觉得年少时候的爱情才是爱情,我有个女同事谈恋爱都会四处比较——连初恋如今的要求之一就是要有钱。我心中那个单纯纯粹的形象,对我冲击挺大的。”他苦涩地笑了笑,捏扁了手中的易拉罐。

“很正常,年轻时候的爱情,男生往往比较大男子主义,女生往往比较纯粹。长大后,男人的目的往往比较单一,女生却会变得比较现实。所以你会觉得她给你的回忆是童话一般的,而现在的女同事会四处比较。”

“她真心爱过我吗?”

“谁?”

“因为我穷所以和我分手的人。”

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,她爱过他吗,那时候他在非洲挖金矿,收入比我高了几倍,那时候他们在一起了。从去年他的眼睛受伤之后,他们之间便开始有了更多的争吵。她现在不爱他了这是必然的,但是过去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“鼠,这个问题问我没有任何意义。答案是什么也没那么重要,你要知道,世界是假的,但你的感觉是真的。”